崇阳1977年出土商代铜鼓


崇阳商代铜鼓1977年6月14日出土于崇阳县白霓镇大市村汪家咀的小河岸边。它造型奇伟典重,纹饰繁缛古雅,古朴而凝重,实属罕见。是咸宁青铜文化的代表器物之一,1994年被定为国宝级的珍贵文物。

它的出土有一段显为人知的故事,1977年6月中旬,湖北咸宁地区连降大雨,山洪暴发,致使崇阳县白霓公社新堰大队四小队一带的田埂崩塌,稻田被淹。该队社员程正华在大市河边巡查修筑被冲塌的田埂时。在返回至汪家咀南部的河边时,发现在沿河岸的岸壁处露出个“树蔸”。于是利用“树蔸”清理锄头上的泥土,敲打时,“树蔸”发出金属“翁翁”声。好奇的将它周围挖开,发现是一件形体较大的青铜器,于是将其抬回到了村里,引起众人围观。正巧被崇阳县农机修理员吴继武遇到,他将事情报告到县文化馆,文化馆人员赶到现场了解出土情况,见到这件青铜器惊呆了,回家查阅青铜器书籍,发现此器物形似流失到国外那件商代铜鼓。于是将情况报文化局和县政府,很快将此件商代铜鼓征集到博物馆。

该鼓通高75.5厘米,鼓身长48厘米,鼓面竖径39.5厘米,横径38厘米,重42.5千克。鼓由鼓冠、鼓身、鼓座三部分组成,鼓冠做成马鞍形,如同一小屋,内空,冠体中间有一穿透的圆孔,可穿绳索以供悬挂,在鼓冠与鼓身连接部,施有二层加厚鼓帷盖,起加固承重作用;鼓身呈腰鼓形,横置于器座上,上宽下窄;鼓面为椭圆形,面呈俯视斜面,为两端立面敲击;鼓座为方形圈足,呈椅凳形,座中空与鼓腹相通。鼓面无纹饰,其他部位饰云雷纹加乳钉构成的饕餮纹,鼓身两端还饰有三圈乳钉纹。

鼓属打击类乐器,在古代常用于战争中指挥军队进退,也常用于宴会、乐舞、宗教祭祀活动。据文献记载,鼓在我国起源很早,相传神农氏的时候就有了‘土鼓’,传说黄帝在征伐蚩尤的涿鹿之战中,用了‘夔牛鼓’以壮军威。《战国策》记载春秋时期齐鲁长勺之战中有击鼓进军论述。

崇阳铜鼓的发现,将铜鼓的历史提早到商代中晚期,现存世的商代青铜鼓仅有两件,除现在看见的这件崇阳铜鼓外,另一件是商代“双鸟饕餮纹铜鼓”,解放前流失到日本,被京都泉屋博古馆收藏。两件商代青铜鼓相比,从年代来看,崇阳商代铜鼓年代更早,从保存现状看,崇阳商代铜鼓保存更完好,从造形看,崇阳商代铜鼓更凝重雄浑,更古朴神密。

从崇阳铜鼓造型来看,该鼓凝重浑厚,纹饰清晰,气魄雄伟,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时代最早的铜鼓。此鼓的造型与现在使用的鼓基本相同,只是多了冠和座,说明鼓的形制早在商代就已基本定型,鼓身两侧边缘有三列乳钉,这是木筒皮鼓钉置兽皮鼓面的特点,由此可知青铜鼓是仿照木筒皮鼓制作的,也证明了青铜鼓出现之前就已经有了木筒皮鼓。

商周时期,统治者在青铜器上饰“狰狞恐怖神兽纹”用来表达王权的“神秘威严”,让人望而生畏,以呈示其对政治权力、地位与财富占有的合理性。

而有着“狞厉美”的饕餮纹铜鼓就是这种文化的体现,它以夸张的动物纹饰和造型呈现给人以一种超脱尘世的神秘气氛和力量,配上那沉着、坚实、稳定的器物造型,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一种无限的、原始的、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原始宗教情感,这就是商代青铜文化的“狰狞美”年代特征。

崇阳出土的铜鼓是国内现存惟一的最大最早最精美的一面商代青铜鼓,知名度越来越高,它已周游40多个国家和地区,如美国、英国、日本、新加坡等。它也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展出的八件国宝之一,倾倒了大批中外艺术家和千百万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