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崖亭前话张咏


吴梅芳菲的博客

崇阳大集广场建有一亭,名乖崖亭,飞檐翘角,古色古香。亭内壁书有一段字:张咏(公元946——1015),字复之,号乖崖,山东鄄城人,幼年家贫,勤奋攻书,性情耿直,乐为奇节。公元980年,与名相寇准同科进士,知崇阳县,为政清廉,治县有方,关注民生,扶植农桑,恩威并用,惩贪官污吏,扬清廉之风,民畏而爱之。“水滴石穿”、“绳锯木断”遂出其口。在任四年,历任地方主官,朝中要职,政绩卓著,口碑甚佳。为缅怀其功德,建“乖崖亭”,纪念先贤,激励来者。

张咏一千多年前在崇阳当过十五年县令,其事迹在崇阳的志书中记载了九百多年,历届修志者还舍不得丢,是希望后来的县令们学习他勤政为民的精神。

张咏性子很古怪,所以自号“乖崖”, 乖是乖张怪僻,崖是崖岸自高。他生平不喜欢宾客向他跪拜,有客人来时,总是叫人先行通知免拜。如果客人仍跪拜,张咏便大发脾气,或者向客人跪拜不止,令客人狼狈不堪。他在四川益洲做知洲时,有一次吃馄饨,头巾上的带子掉到了碗里,他把带子甩上去,一低头又掉了下来。几次三番,张咏大怒,把头巾抛入碗里,喝道:“你自己请吃个够罢!”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走开。

张咏也很幽默。寇准乃一代名相,张咏说:“寇公奇材,惜学术不足尔。”后来两人遇到了,寇准设酒筵请他,向他请教:“何以教准?”张咏想了一想,道:“《霍光传》不可不读。”寇准不明白他的用意,回去忙取《霍光传》来看,读到“不学无术”四字时,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说:“张公原来说我不学无术。”

张咏善于创新思维,发明了钞票。他治理四川时,觉得金银铜钱携带不便,于是创立“交子”制度,一张钞票作一千文铜钱。这是中国最早的纸币,也是全世界最早的纸币,很少人知道发明者是张咏。

《宋史》记载,张咏做杭州知州时,正逢饥荒,百姓有很多人去贩卖私盐度日,官兵捕拿了数百人,张咏随便教训了几句,便都释放了。部属们说:“私盐贩子不加重罚,恐怕难以禁止。”张咏道:“钱塘十万家,饥者十之八九,若不贩盐求生,一旦作乱为盗,就成大患了。待秋收之后,百姓有了粮食,再以旧法禁贩私盐。”如此通情达理,宽厚爱民,百姓岂能不感激、不铭记?

据罗大经《鹤林玉露·一钱斩吏》记载:张乖崖为崇阳令。一吏自库中出,视其鬓旁巾下有一钱,诘之,乃库中钱也。乖崖命杖之,吏勃然曰:“一钱何足道?乃杖我耶?尔能杖我,不能斩我也!”乖崖援笔判云:“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自仗剑下阶斩其首。

这则文言文常作为语文和政治考试的试题,文化含量很大,既告诫为官者要清廉自律,又是成语“水滴石穿”、“绳锯木断”的来源。《一钱斩吏》在浩如烟海的中华文化宝库中可算是“沧海一粟”了,其历史文化价值将比崇阳境内出土的商代铜鼓更为久远。铜鼓毕竟为有形之物,最终的归宿难以预料,而张乖崖留下的“一钱斩吏”的典故虽然无形,却在崇阳人民的心中代代相传。因为不论岁月兴衰,王朝更替,老百姓永远都需要像张乖崖那样勤政为民的好官

2004年《中华散文》杂志刊载过一位名叫蒋泥的作者写的随笔杂谈《徘徊在误区边界》,文中说北宋人张咏做知县时,一钱斩吏,意气用事,践踏法律,大不可取。这个作者未免有点钻牛角尖,居然用现在的法治标准去评说几千年前的县令。作者又说张咏斩吏之后,申报州府以自劾,蹊跷的是“自劾”非但没有对他产生多少影响,反使他声名远震。这位蒋泥之所以感到蹊跷,是因为不懂得民意的力量有多么大,老百姓心中都有一杆称,自会拥护他们心目中的好官。


  • 成语“水滴石穿”出自湖北崇阳
    宋时,崇阳有一县令名叫张乖崖,为人正直,洁身自好,且办事认真,一丝不苟,颇有政绩,深受全县人民爱戴。“水滴石穿”这个成语原出自崇阳,就是他在崇阳当县令时所发生的故事。